<i id="f5jlt"><listing id="f5jlt"></listing></i>

<pre id="f5jlt"><thead id="f5jlt"></thead></pre>

      <var id="f5jlt"></var>
      <mark id="f5jlt"><menuitem id="f5jlt"><b id="f5jlt"></b></menuitem></mark>

        <em id="f5jlt"><progress id="f5jlt"></progress></em>

          <delect id="f5jlt"></delect>
          <delect id="f5jlt"><cite id="f5jlt"><output id="f5jlt"></output></cite></delect>

          <delect id="f5jlt"></delect>

          • 隴東報數字報

          • 掌中慶陽客戶端

          • 看清客戶端

          首頁 >
          薦讀 | 只此青綠(付興奎)

      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      打開微信,點擊 “ 發現 ” ,使用 “ 掃一掃 ”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      慶陽融媒特約攝影 馬會剛

          要不是那幾頭晚歸的黃牛,我們是絕對不會看見那尊隱蔽在荷塘邊上的水牛雕像。太陽剛剛隱入地平線,晚霞的顏色正好夸張到了極點,遠遠看去,像是一幅剛剛完成的風景畫。原本一聲不響的水牛,因為一伙陌生人的關注,突然來了精神,抱成圓形的犄角,閃著金屬光芒的眼睛,健碩的身體,籠罩在牛背上的光暈,坐在牛背上的牧童以及他手里平端著的笛子。來不及進一步聯想,耳邊就響起了笛子的聲音。

         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

          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

          藍天配朵夕陽在胸膛

          繽紛的云彩是晚霞衣裳……

          同行的老茍告訴我,吹笛子的是剛剛分配到林業站不久的大學生,那個中午給我們沏茶倒水的年輕人。如果不是我們剛才看到的那一幕映入了他的眼簾,肯定是黃昏里的某一幕場景牽動了他的思念,否則,竹笛里吹出來的聲音絕對不會如此溫婉。剛才還在嘰嘰喳喳玩著自拍的文友們,因為笛聲的感染,仿佛回到了屬于各自的童年,熟悉的鄉間小徑,干完農活收工時的情景。

          不知不覺,就想起了電影《芳華》的主題曲,想起多年前的自己,寂靜的山林,平坦的草地,邊角上已經打毛的詩集《雙桅船》,兩頭纏著白膠布的笛子,山腳下流動的河水,屹立在夕陽中的古塔,一個年輕人的不甘與無奈。同樣的黃昏,同樣的笛聲,同樣屬于我們的青春芳華。剛過二十歲的我,對自己的未來還沒有一點準備,也不比這位吹笛子的年輕人成熟和干練。分配到子午嶺林區小鎮的第一天,我竟然一口氣登遍了鎮子周圍所有的山,其中的原因不是對陌生環境的好奇,而是被封閉的焦慮。那時候的我,除了對這座山脈的無知,還有對未來的迷茫。這座山是上宇村的,那一座山是去石鼓的,再往遠處是屬于梁掌、九峴的,還有同學們在自己的作文里面紛紛描述的,羅山府的,桂花園的,大山門的。我壓根就沒有想到,這些聽上去名稱互不相干的山竟然是連在一起的整體。

          在那所寄宿制的農村中學,身著工作服,吃著白面饅頭的林場學生顯得非常的優越。舉手投足,都洋溢著只有吃公家糧的人身上才有的氣質。農家出身的自己,平生最看不慣的就是那些依仗父母的富家子弟,所以,在對待他們的態度上自然有一些先入為主的偏見。那時候,我對林場和林業工人的生活一無所知,原想著他們就是把手插在褲兜里滿世界晃悠的,或者就是抗著大鋸靠伐木養活自己的。壓根就沒有想到,他們住在山里邊的窯洞會是那么寒磣,護林員走的路竟是那樣的艱險,林業工人的生活竟然那樣的清苦。之前,一個學生因為成績過差,被我數落了大半天,后來得知他家里的真實情況后,我為自己的褊狹懊惱了好長時間。

          那時候的我,除了被分配在鄉下的憋屈之外,心里還有很多的不甘。我把陸游的《訴衷情》用白紙書寫后貼在墻壁上。此生誰料,心在天山,身老滄州。那是怎樣的一種落寞和無奈。后來,一位長相酷似德順爺的老教師對我說,哪里的黃土不養人,隔壁醫院從北京來的大夫在這里一蹲就是幾十年,蹲著蹲著就習慣了。對于醫生來說,治病是王道,其余的都不重要。再說,你離開了這里,又能去什么地方呢。我說,去哪里我沒有想過,但外面的世界肯定比這里精彩??隙?,你拿啥肯定里,年輕人,在沒有弄清楚事情的本質之前,說話盡量不要這么絕對。

          學校對面的林業總場是鎮子里最大的單位,除了威武的大門,漂亮的院子和條件很好的辦公用房之外,還有一個相當不錯的大禮堂和大院子,周末或者節日,場里時不時要給工人放一場電影。那個年代的電影,雖然算不上奢侈,但多少也算是一種精神生活。院子角落的閑椽舊檁往地上一放,就是現成的座椅,不收門票,也不需要排隊,找個空位子坐下來看便是?!缎烀退呐畠簜儭贰盾饺劓偂贰渡衩氐拇蠓稹?,都是從縣里搞到的新片,看完以后覺得不解氣,我就自己訂了一份《大眾電影》。

          總場背靠的山坡,是鎮子上最綠的地方,也是林業工人們的杰作。除了當地傳統的楊柳、楸桐、桃杏、椿榆樹之外,還有新引進的小葉楊、油松和云杉。針葉和闊葉,落葉樹和常青樹,用材林和果木樹,不分彼此,共榮共生,成就了這片林子的魅力。

          慶陽融媒特約攝影 王啟寧

          森林的風如此溫柔,是我始料不及的。

          一個金風送爽的黃昏,在茫茫如海的森林里,五色落葉像飛金流彩的浪痕,從面頰到腳踝輕拂著我的思緒,仿佛動人的海韻拍打著久遠的年輪。

          陽光默無聲息地從林外潛入,鳥語在遠處翻飛,有如某種不可名狀的意念,在柔美濃郁的色彩中執拗地作用于你,使你的每一瞬間顫栗如初,這一切似乎為你而生,也將為你而去。

          《綠色的宣敘》——我在小鎮里寫下的第一首散文詩,那時候的我還沒有真正地深入到子午嶺的腹地,學校對面的這座山,儼然已經成了賦予我詩歌激情和文化精神的大森林。

          不管是清晨還是下午,天晴還是下雨,不管有事沒事,我時不時就會移步到林子里。坐在山坡上看著太陽升起月亮落下,望著晚霞由淡到濃。練拳、打沙袋、讀詩、吹笛、拉二胡,爬在膝蓋或者樹干上寫詩,提著桿子打酸棗,爬上樹捋杜李,拿著鏟子挖甘草。一學期下來,我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本地人。

          學生的父親是山上的護林員,平常把山看得死死的,一旦講起原則,任你多重要的地位,多熟悉的關系都不給面子??墒?,山上的路岔那么多,你就是長了如來佛的手,也無法將整座山都罩住。當然,老王的嚴基本上都是針對學生的,用他的話說,這幫子娃上山不是為耍,純粹是為了糟蹋山上的樹和莊稼的來。春天的花,夏天的蔬菜,秋天的果,冬天的柴禾,都找山去要。有一年,幾個學生上山找生爐子的引火柴,把苗圃里的小樹給拔了,王老漢幾次找學校要說法,最后好像是因為查無實據而不了了之。

          學校后面的河叫菜子河,常年水流不斷,河水最為充沛的時候,河面寬度將近三四十米。水枯的時候,一步就能過去。在距離石橋較遠的地方,有兩條群眾自己搭的簡易橋,一條是一根獨木,另外一條是幾塊青石,優點是方便,缺點是一點也不安全,稍不注意就會濕身。有一次,跟一位同事去瓦罐窯家訪,回來時圖省事,結果一腳踏空,從頭到腳,沒有一塊干的地方。

          打完一場籃球或者做完某個力氣活,渾身的汗沒有辦法處理,菜子河便成了天然的大池子。大家一邊洗,一邊撩著水相互戲耍,耍著,耍著,就把外面的世界遺忘了。

          冬天,結了冰的河面變成了一條玉帶,河床便成了我們的溜冰場。因為手腳笨拙,經常被摔得四仰八叉,但這一點也不影響我們對河流的興趣。心情愉悅的時候,積雪便成了最好的稿紙。

          慶陽融媒特約攝影 任延慶

          冬天使河面平靜,心情如一面鏡子,被冰塊剪輯的日子,儼然某部電影的外景。

          有一段時間,我每天都要去河邊轉悠。路線雖然只有一條,因為季節和心情的不同,眼睛里看到的東西自然不會千篇一律。上樹摘杏,下河游泳,坐在山坡上目不轉睛地看長蟲吸麻雀,到草叢里捕蛇給學生做標本,去河灣里掐苜蓿學做飯,上瓜地里吃西瓜,站在河邊上漂水花,有意思的事多著哩,關鍵看你有沒有興趣。最有意思的是用煤油爐子煮肉吃,肉是市場買來的野雞或者兔子,價錢最高時一只也不超過兩元。水燒開,調料下去,一邊煮一邊嘗,等到最后,吃肉就變成了喝湯。

          通訊設施的落后,其實一點也不會影響我們的行蹤。今天湘樂、石鼓,過幾天盤克、觀音,再過一段時間,金村、九峴。沒有比腳更長的路,沒有比人更高的山,是那時候最流行的詩句,也是我們生活的寫照。因為相互之間走動密切,方圓幾十里的老師,差不多全都變成了同事。以學校的名義組隊出去打籃球,文學社友之間的互動和交流。發表作品用稿費做東請客,只是因了個名頭,大家在一起,圖個熱鬧和高興。有人參加自學考試,一年就過了八門課程,有人教書不到兩年,就被任命成小學校長或主任,成功性不大但幸福感十足。一位來自縣城的姑娘,迫于家庭的壓力,來學校里相親,大家又是唱歌跳舞,又是包餃子聚餐。第二周周末,那姑娘主動跑來要參加我們的集體活動。

          沒有了對生活的抱怨和對現實的敵視,枯燥單調的日子終于有了滋味。而我們在工作上的付出,很快就得到了應有的回報。高考成績的突破,讓不被看好的學校一下子有了自尊。秋季開學的時候,報名的新生比往年多了好多。

          教畢業班的學生如何適應標準化應試,在報刊上推薦孩子們的作文,組織大家圍繞熱點話題進行討論,帶領學生參加義務勞動,師生們一起在球場上拼搶。作為剛剛出于社會的年輕人,我們大家從生活中學到的東西一點不比孩子們少。洗衣做飯,架火搭床,辨識植物,田野調查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們對大山和森林開始有了更加全面的認識。

          兩年之后,因為充實重點學校的師資力量的需要,我被選調到縣城中學,離開的時候,孩子們哭,我們自己也傷心。平時喜歡苛責我們的老校長在一旁嘆著氣說,翅膀剛硬就飛了,可惜這幾個苗子了。

          因為教育布局的調整,之前學校規??s了又縮,熱鬧的林業總場也已經遷往縣城。曾經的同事退休的退休,調走的調走,走在從前走過的街道上,幾乎沒有一個你認識的人。當年的敞口子窯洞,變成了比山還要巍峨的大樓、塑膠操場、公寓式宿舍,這是以前做夢都想不到的。最讓人驚嘆的是從前自己最喜歡去的山,成了小鎮上亮化和美化的示范點。林子里的小路變成了防火專用通道,山頂上的瞭望臺,河道里的苗木基地,山麓下的新農村,變得連他們自己都不認識了。

          慶陽融媒特約攝影 王啟寧

          說話間,遇到一個回老家寫生的畫家。他說,不管多忙,子午嶺他每年都要跑一次。他創作的山水畫絕大多數是子午嶺和家鄉的風景。故鄉是一個人精神的歸宿,是一輩子也用不完的靈感和畫不盡的素材。其實,不光是畫家和他的藝術創作是這樣,任何一個在這塊土地上生活過的人,都有一個永遠也無法遺忘的綠色情結。

          在被稱為高原畫廊的九里溝,我們有幸得到一個穿越森林的機會。那些長在懸崖上的樹,那些開在路邊的花,長在樹上的木耳,生在草里的蘑菇,顛覆了之前我們對于子午嶺的所有想象。由于氣候的原因,白吉湖的水雖然不及之前充沛,但周圍的綠植和莊稼,長得卻異常旺盛。特別讓人感到鼓舞的是,來白吉湖棲息的水鳥越來越多,有些甚至是瀕臨絕跡的稀有品種。

          突然想起報紙和視頻中關于子午嶺發現金錢豹行蹤的報道。林場干部說,他們已經初步掌握了豹子的行蹤,并對所有的金錢豹實施了保護和監控。除了修建瞭望塔和在不同地段布設監控之外,林業工人的裝備和生活條件也有了很大的變化。防火專用通道上那些零零星星的汽車,絕大多數是護林員開的,而森林上空飛行無人機,也是由工人們自己掌控的。有了這些設備,毀林和各種意外災害發生的機率肯定就少了。

          從清末因為戰亂遭遇火焚,到林二師進駐深山以林為家,從退耕還林到天保工程、防護林工程、再造一個子午嶺工程的實施。當年光禿禿的荒山已經實現了歷史性的蝶變。驅車林海,除了對大自然的折服之外,更多的是對林業建設者的敬意。當初意氣風發的支邊青年,絕大多數已經到了耄耋之年。在基層林場,我們見到的年輕領導和業務骨干,除了少數組織下派的干部,絕大多數都是根正苗紅的林三代。

          那些年我教過的學生,有的成了綠化造林的專家,有的當了基層林場的負責人。他們帶著我參觀了林場的養鹿場和種苗基地,去了職工宿舍、食堂和他們的文化園地,看了職工們寫的書法和文章,拍的照片和視頻。胡子拉碴的他們,早已不是三十多年前的孩子,在為他們取得的成績自豪的同時,也為自己說過的話感到慚愧。當初,在激發和鼓勵孩子們奮發學習時,幾乎所有的老師都說同一句話。那就是如果你現在不好好學習,就會守在大山里刨一輩子樹窩窩?,F在看來,刨樹窩的意義一點也不比別的發明創造遜色。尤其讓我感到欣慰的是,他們在拓展事業的同時,也曠達了胸懷,豐富了各自的精神境界。

          在荷花池的木板棧道上,我們遇見一家三口,男的手持魚竿,女人和孩子一臉的期待。我問他們,水里有沒有魚,小女孩說,怎么沒有,我們家喝的魚湯都是爸爸釣的。林業站的負責人告訴我們,當年,山里的工人和家屬千方百計地往外跑,現在,遇到假期和節日,來山里邊旅游的人住都住不下。

          夜色漸漸暗淡下來,荷塘里的葉子漸漸開始變得模糊。負責采風銜接的小段介紹說,今天是七月二十,又是晴天,我敢說,今晚的月亮一定會驚艷到各位老師。說話時,東邊的山頂上,已經出現了隱隱約約的亮光。如果不出意外,今夜,這群山包圍中的荷花池,這懸在頭頂的皎潔的月光,肯定會驚艷到我和我的文友們。

          作 者 簡 介 


          付興奎,中國作協會員、省作協理事、市作協主席。著作有《城鄉紀事》《與清風對坐》《吾鄉吾土》《流年》《紙上的村莊》等。獲甘肅省黃河文學獎、《華文月刊》首屆世界華文獎、第二十三屆北方優秀圖書獎。

          編輯:吳樹權
          相關稿件
          AV中文字幕综合在线_中文字幕首页系列人妻_黄色电影在线看亚洲色网站_亚洲免费观看黄片_日韩成av人在现播放